清夜,我被一個夢驚醒,驚愕之間,淒切,苦楚……

好在如銀的月色照進窗子來,心裏便徐徐平靜而溫暖了許多。於是,那夢便又如此清晰地浮現於眼前。

一束金光過後,草的嫩芽,花的綠苗,樹的嫩莖都沐浴在金色的光裏,且都在魔幻般地生長著……

那一片綠葉,我認得的,那是一朵菊花。她的綠葉兒隨主稈慢慢長著,長著,由嫩綠到鮮綠,由鮮綠到墨綠,葉脈也越來越清晰。整片葉兒就是一個精靈,鮮活,頑強,樸實,精神,新綠裏蘊含著正直、率性、陽光、灑脫。漸漸長成的主稈在綠葉的簇擁下風姿綽約、芳華玉立。

霎時,主稈的頂端開始綻放出潔白如玉的菊花,一朵,兩朵……那晶瑩剔透的花兒次第開放,冰清玉潔。銀色的月華靜靜地灑在這些如雪似霜的花瓣上,花瓣兒舒展、愜意、恬靜地沐浴在如水的月光裏,生命的精彩悄然綻放,生命的樂章驟然高亢,生命的意義即刻輝煌。這如玉似雪的花瓣開始矜持而多情地張望這個全然陌生的天地:碧海晴天,雲卷雲舒,麗日暖陽,和風徐徐。

這束白菊早已使我欣喜若狂,頓生愛慕。我驚歎了!驚歎她的正氣,驚歎她的率性,驚歎她的芳華,她的美已悄然融入了我的血脈。我要採摘一朵嗎?我實在不忍心玉隕了她的芳華,只默默讀著她的美。

瞬間,初寒襲人,薄薄的濕霧似乎打濕了這朵白菊,但我分明看到:在濕濕的逸霧裏,這朵白菊仍是傲然怒放,燦然如雪。儘管她的花瓣被打濕了,但,沒有削減絲毫的芳華。我情不自禁感歎了!冰清玉潔,傲骨淩風!憐愛之情頓生,為這生命的最強音!

漸漸地,天地間雪花飄飄了,可這朵白菊依然沒有落英的凋零,我為此震撼,極想為她高歌一曲!

突然,我驚愕了!在飄飄灑灑的雪花裏,那朵白菊的花瓣兒齊刷刷徐徐地離開了主稈,隨風飄搖直上,漸漸消失在了茫茫的天宇……

我大吃一驚,隨之飛奔而去,想要抓住那朵潔白如玉的菊花……

突然,從茫茫的天宇傳來幽咽顫抖的聲音:“來——生——再——回——”。

又一束金光過後,我的夢醒了。

我擦拭了眼角的淚水,驚愕,淒切。

於是,情不自禁陷入暗想……

那夢中的白菊花,莫不是我前世的白菊?她不是說“來生再會”嗎?抑或今生真能遇見她?!

在心情晴朗的日子裏,我便不再去想那個夢境了。

一個初春的月夜,在高等學府園內參加文化交流活動。月色下的校園靜謐而幽美,圖書館、教學樓、輔助樓燈光明亮,草坪、人工湖、小路旁也是燈光熒熒,所以,雖是晚上,校園裏卻恍如白晝。學子們或來去匆匆,或談笑風生,或相依相伴。溶溶的月色中梅花正豔,桃花初綻,紫薇羞澀,梨花帶淚,那汪人工湖上波光粼粼,湖畔柳色青青,芳草萋萋。

月色中,我遇到了她。她顏值極高,身姿綽約,清新淡雅,自然得體,腹有詩書自芳華。我驚愕了!曾在哪里見過?驚喜愉悅之情頓生。在交流中,她和我的觀點不謀而合。於是,對她的敬意油然而生。

我和她道別,沒有握手,一切都那麼自然,但我很清楚——渴望再次與她一見。

後來,我和她在微信上的交流也就頻繁了些,語言感性了許多,隨意了許多,彼此敞開心扉,不再掩飾,不再拘束,任心兒放飛,那麼唯美、詩情畫意、感人肺腑。

我暗暗覺得,她就是我前世的白菊——正直、率性、陽光、灑脫。

當我對她說及此事時,她溫婉地笑了:“我就是你前世的白菊!”

我震撼了——莫非真有前世今生一說?!

願得一異性知己,隨緣,惜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