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不到你的聲音,摸不到的身影,就讓我那想念的癡情保留在那個夢境。用不是隨筆的隨筆,寫青春逝去的青春,無端撥弄自己的小情緒。        
夜,飄零靜謐夢的氣息;風,辜似的撥弄著花的馨香;點一盞歲月的燈籠,讓思念在歲月燈籠裏流轉,飄撒光的韻味;夢雪紛飛,心的緊緻墨筆繡織出思念的字,散落在一張張潔白的素箋上。時常我度過一個個不眠的夜,只為心中的你——小可愛。眷戀著你的倩影,我在空間日誌柔情裏挽留著你的腳步,習慣了曾經追逐你的倩影,回首那段日子,已是我最快樂的懵懂少年趣事,而今我黯然守候於一地枯黃回憶的濁音……         
夢,仿佛擱淺在昨天漫長的夜裏,夢裏真真切切的愛,我的癡情你是否會明白?夜未,今夜的夢依然很漫長:夢的世界裏,隕落著想你的美麗憂傷;你的影子如一只無情的大手揉碎我內心的花瓣;你天真無邪的聲音蕩起我心中的漣漪。隔著這深沉的黑夜,我靜候著內心破碎的孤獨,也許你再也不會出現在我的視野、我的天堂。那個癡癡男孩兒的愛情風景永遠都不會完美無瑕……你不明白,只是我的諾言依然如初:愛你、寵你、疼惜你一輩子。    
心的呼喚:
天涯的你如若幸福快樂,海角的我便會安然。倘若月老那裏注釋著你我心的紅線還相連的話,你的一句情話nuskin 香港我死也毅然!在時光的流水中,相信我的癡情也會觸及到你心靈的軟處。只是,歲月如梭,走過愛你的季節裏,你的眸光看我是否清澈如初?我只想靜靜的告訴你,一路上一直有你的倩影陪著我,歲月走了,思念的溫度還在,我對你的愛還依然存在,縱然與你無緣相伴一生,也會把你深深的藏匿於心底,不為佔有,只為讓自己的虛榮心感到滿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自己為自己裝飾的華麗美夢消失了,消失的這麼安靜又那麼突然,甚至讓我有些接受不了,以後種種思念,此生無緣。一切就來生吧。
漫步在人少到略顯荒涼的大街上,我的腦海中不斷的回放著發生的一切,太突然,仿佛記得昨天,一切還是溫馨一片,為什麼?      
人就是這樣,不管什麼事情,沒有發生的時候,他們總會自己距離這些事情很遠,直到發生的那一刻,他們才會用無力而又困惑reenex膠原自生的眼神看世界,並且明知道是真的,卻還不斷的念叨著,這不是真的,或許,我該有接受這些的準備,畢竟我和你的世界,很遠,那麼的遙不可及。
這個世界很現實,還有像梁祝似的愛情?似乎只有在故事中才有的。
回首曾經追逐你的腳步,借助此刻外面昏暗的月光,仔仔細細看著你相片,每一表情,每一動作,甚至是每個場景角落裏的灰塵,都是這樣的清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