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多時候,我們獨自撐起歲月的堅強,以一種自信而驕傲的姿態,和定數較量,與未知持衡。奈何命運賦予自己怎樣的磨難,依然保留一份質樸的初真,和對昔日人和事的溫柔懷念。人間四月,想回到曾經時候,回到遙遠的那個春期,再和你遇見。與舊年相約的地點,陽光落地生根,一樹盛放的婆娑花蔭下,聽見,一種最美妙動聽的脫毛中心交談。
自別後,每個身影,都像你,又都不是你、不如你,都無法替代你。不問,樣貌變了多少,不問,情懷是否蒼老,我們都要,尊重彼此在愛裏,獨立的人格與篤定的抉擇。我們都有能力,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。一些擁有,是因為習慣了存在,如若哪天不小心弄丟了,也會慢慢習慣著沒有。
春光開在心事裏,絢爛的花朵,綻放到極致後,一份想念,散在軟風裏,一種誓言,隨花落塵香。四季流轉不息,心中的愛也綿綿不休。當聚散習以為常,一顆心終會一寸寸變涼。分分合合的經歷,也就不那麼在意,微笑,也能清淡而安寂。路上行走,衣角帶風,鏡子裏,依舊是那個,優雅精緻的自己。
春宵,心事凝成一滴花露,星屑月沫的散落,是一片霜白的闌珊。露水打濕眷念的眉眼,模糊了那張初見的營養師臉。思念放涼了,翻出來在紙背上烘焙,用一支沾滿淚墨的筆,勾畫一個人漂浮在腦海中的輪廓。月光泛白在紙頁上,光影斑斕而清冷,仿佛一束銳利的目光,穿透時間與空間,直抵心窗。
天下的誓言,又怎能護住一輩子的眼淚。流水接住心事掉落的影子,任何的飄零,都承受的起。人就是這樣,適應力超強的動物,但,並非無情。不懂認真拒絕的人,在風塵裏憔悴了容顏,眼淚在眼眶裏打轉,終是沒有掉下來。從此,學會了隱忍,學會了勇敢,學會了在黑夜裏擁抱著自己入睡。
某個無風的夜,月色依然無約掛起。煮半壺故事下酒,把記憶的星辰一顆一顆掛在天上,信手一盤棋子一般,隨自己的心意擺放。然後,對著呆呆地望,表情不悲不喜,儼然一種肅默的祭奠。等心事微醉,等月光退潮,等溪水托起思緒的明亮。往事,變成想念的一縷縷薄風,以知道或不知道的路線,在身邊打個轉,繼而,悵悵然然地各自飄遠。
流年滄桑的街頭,即使沒有人陪著一起祭念,痛了,就痛快哭一場,哭夠了,就擦擦眼淚,轉個身,去尋回最初的自己。不喧嘩,自有聲,願你從此活的像自己!自信,自然,不羡慕別人的迪士尼美語價格光鮮,不覬覦別人的擁有;不必妥協,不必委屈,對自己足夠好!
風月不再,記憶花涼,星光落滿地,笑語揚風裏。舊年的十字路口,帶著感恩的心,偶爾駐足回望,生一眸感動的淚水,也算順情合理。記憶,劃過雪亮的發鬢,後來,依然春暖花開。往事開在一朵花的笑意裏,像極了,一個人年輕的模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