塵緣如夢,柔情萬縷,最幸福的感受 ,就是有人惦念。最真實的感動 ,就是有人心疼 。語言不在於華麗 ,而在於入心。感情不在於熱烈 ,而在於真心 。情有冷暖 ,緣有聚散 。惺惺相惜才能永遠,愛有濃淡。心有真假 ,心心相印才有溫暖 ,真心的付出 。才有真情的收穫 ,用心的呵護 。才有心靈的相守 ,一生何求 ,只要有人知冷知暖足夠 。許多的愛不用說 ,用心感受 。許多的華洋坊情不用聽 ,時間證明一切。朋友不論近。懂得才有溫暖 ,轟轟烈烈的 , 未必是真心。默默無聲的 ,未必是無心 ,把一切交給時間,總會有答案 。悲涼了多少個春秋,山高路遠,隔斷了幾世離愁,憑欄遠眺,望不盡的秋水悠悠。塵緣如夢,隱逸了幾許塵緣碎夢,一簾幽夢,書不盡的一往情深,歎遠古,誰把情字解透,看今朝,一個情字又傷悲了多少癡心人。
情有冷暖,緣有聚散,惺惺相惜才能永遠,
愛有濃淡,心有真假,心心相印才有溫暖,
真心的付出,才有真情的收穫,用心的呵護,才有心靈的相守,許多的愛不用說,用心感受,許多的情不用聽,時間證明,路過你的,只是一時癡迷,真愛你的,才會不離不棄,遇見不論早晚,真心才能相伴,朋友不論遠近,懂得才有溫暖,轟轟烈烈的,未必是真心,默默無聲的,未必是無心,平淡中的相守,才最珍貴,簡單中的擁有,才最心安,歲月如風,幾許寒涼鎖清秋;情飛雲淡,幾度繁花枝頭落。空餘歎,愛與恨,殘紅散盡,誰解離別苦,望秋水悠悠,流不盡的幾番潮起潮落,疊不完的幾多聚散離愁,傾城的相思對誰傾訴?滿腹的離殤可有人懂?月冷風清,一池清影孤單的搖曳;歲月如流,數不盡的愛恨情仇,孤雁單飛,揮不去的寂寂只影。
不是所有的愛都能擁有,彼此都在,就是最真的承諾,
不是所有的情都能傾訴,彼此都懂,就是最好的感受,
塵緣如夢,千般繾綣,萬縷柔情,轉頭已成空。歲月無情,一地殘紅,轉瞬已隨風,徒留滿目悲涼,快樂有人分享,就會加倍,痛苦有人分擔,就會減半,無論何種心情,只要有人懂,心與心的對語,感動於無聲,魂與魂的聆聽,互訴是心聲,給予的是心疼,就是以心交心,相通的是心靈,滋潤的是生命,生活中,默默的付出,從來不求回報,生命裏,靜靜的陪伴,從來不言不語,歡笑時的圍繞,不如落淚時的擁抱,得意時的追捧,不如失意時的依靠,傷心處,一曲離歌,訴不盡幾多清淚空流。煙花散處,那一抹暖香還能攥多久,等待中,可知苦了多少守候,衣帶漸寬終不悔,能否再等到你的水光針價錢一個巧笑回眸?冷秋的蕭瑟中,漸漸清醒,卻原來你是我無望的奢求,寒雨中,你是我永遠抓不住的溫柔。
真正的在乎,才會走進心裏,只有真愛,才有真情,
 確實的淪陷,才會情不自禁,只要珍惜,才有永遠,
不驚不擾的愛,未必就是無情無義,轟轟烈烈的來,未必長長久久的守,最深沉的愛,總是默默無聲,最暖心的情,總是一路同行,風景錯過了,可以再看,感情失去了,不會重來,緣聚緣散間,才知道相守很難,分分合合裏,才知道永遠很遠,悲歡離合,數不清幾度寒暑,站在時光的渡口遠眺,等待你輕蕩一葉蘭舟,穿越時光的彼岸來到我的面前,抖落滿身的唐風宋雨,拋下隔世的離愁,相依相攜,相守白頭。迷離的眼眸漸漸模糊,原來這只是我的一個幻覺而已,突然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,卑微的就像一粒塵埃,散落在淒涼的角落裏,飄落在悲冷的風塵中,再也沒有人理會。
微笑,因一個人而起,一句想你,會倍感幸福,
 痛苦,因一個人而生,一次冷落,會悶悶不樂,
守住心中的風景,才是最美,擁有不變的感情,才是最真,無怨無悔,愛到深處,在苦也願意,有情有義,情到濃時,在痛也甘心,不求彼此擁有,只願一生相守,不求海枯石爛,只願心靈相伴,秋風冷淒,飄散的落葉卷起一地的蒼涼,隨風逐流,找不到方向,覓不到歸期,一路的跌跌撞撞,數不完的溝溝坎坎,只有雨聲瀟瀟的夜裏,才能聽到寂寞的悲鳴,才能觸摸到自己流淌著的酸楚。前方的路已迷茫不清,只感覺刺骨的淒冷,也許等來的是一場冰雪的掩埋,在寒冷中冰封了自己的靈魂,也許只有這一刻,才能凝固所有的疼痛。
瞭解生活中的負累,無助時,賦予精神的支撐,
 懂得偽裝後的堅強,流淚時,給予最真的心疼,
默契不語,卻心靈相通,春去秋來,卻真情依然,沒在身邊,卻在心裏,走進的是心靈,沒有牽手,卻有掛牽,擁有的是感動,心的貼近,溫暖著飄零,情的真誠,呵護著生命,陽光暖在身上,真情暖在心上春風吹在臉上,幸福印在心中,繁華散盡,一地煙塵,揮不去的纖纖背影。佛說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能換來一次擦肩,可這來去匆匆的塵緣,又讓我如何接受!如果能夠輪回,我願今生不曾遇見過,再修行五百年,那樣我就可以換來一次與你相守。你可知道,這樣的相思我難以承受,你可知否,多少無眠的夜晚,我獨自倚窗淚流,歲月而歌,時光而過,獨落紅塵, 情有冷暖,緣有聚散。
愛有濃淡,心有真假,遠近相安,朋友的香港 治安情誼不是毫無底線,適可而止,世間的義沒有單向的付出,有緣人難得,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朋友,真心人難覓,不是所有的緣都可以繼續,聚散浮萍,懂得換位才能繼續,緣起緣落,知道感恩才有可能,夜回三更,總是在有你的夢裏驚醒,曾經你留給我的溫情,如今卻變成了萬道鋒芒,輕輕觸摸就會鑽心的疼,原來我緊緊握著的只是一個夢。無數次的夢裏相見,無數次的淚流滿面,我深深的體會到,忘記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是這麼難,一句放下又豈能像說的那麼簡單,一段塵緣情,痛徹心扉的卻是一生痛。我總是有個疑問,在你孤單的日子,有沒有過我的身影出現?在你寂寥的歲月,有沒有過溫存的曾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