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,風是清的,月是明的,你我是夜色的主人,與時光對視,與歲月輕語,把往昔開成一朵花的燦爛,影像在彼此的記憶中。
金秋的陽光很暖,就在這樣的日子裏,走進了那一段難忘Beauty Box 香港的青澀歲月。
那個時候,本來可以去縣城讀高中的,可是一時的疏忽,分數考的很低,只能去一所普通的高中就讀。就這樣,帶著鬱悶的心情走進了這所學校的大門。
那天,毛毛雨下的心裏有點冷,剛進校門,後面傳來一個女生的喊聲:“前面那個同學,幫我提一下行李好嗎?”
扭頭一看,一個短髮的女生左手提著一個大包,身後背著一個包,右手還有一個小包,急匆匆地跑著,好像剛下車。極不情願地轉了回去,拎起一個最大的包,和她並肩走著。
“哎,同學你是剛來報導的嗎?”“哦,是的。”
“那你是哪個鄉的呀?叫什麼名字呀?”我叫明,淮河鄉的。”
“那你怎麼到這個學校來了呀?分數考的不好嗎?”……
五百米的路上,她問了好多問題,搞的我都很惱火,不回答也不好,回答吧,好像要查我的戶口似的,人老八倍的事都要問問。這是什麼樣的人呀?
終於走到了女生寢室門口,我放下了行李,告訴她我不進去了。她居然不願意,非要我送到她的住室。好吧,送吧。唉,這樣的女生呀,我一肚子的不願意,誰理解我的苦衷呀!
第二天,學校的公告欄裏,張貼了每個班級ok鏡的人員名字。我們一個鄉的幾個同學又分到了一起,真好!我注意到了有一個同學的名字:張玲玲,不會是她吧?
一大早的,我們幾個就找到了班級,並且搶好了座位,在班裏大聲地說著話,顯示我們的實力:不要惹我,哥們有人!
八點,老師領著一個同學走了進來,我抬頭一看:我的媽呀,真的是她!
“同學們,給大家介紹一下,張玲玲是從縣城轉學到我們這裏的,希望大家互相幫助,好好學習!”第一節課,老師給我們排好了座位,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老師居然把她和我安排在一個桌子上,也就是說,我們同桌了!
十六歲的花季,多美的季節!天是藍藍的,風是飄逸的,心是輕盈的,花,是嬌豔的!
一個是從農村走來的山娃子,一個是小縣城飛來的俏仙子,居然坐在了一張桌子上,能不發生矛盾嗎?可憐的是,之前真沒看見過女生穿高跟鞋,而張玲玲居然每天穿高跟鞋上課,高興的時候,還把鞋子脫掉,盤腿坐到凳子上讀書。而且,她白皙的皮膚,瓜子臉,一雙圓圓的眼睛,滴溜溜地亂轉,老是盯著我的一雙布鞋,似笑非笑的樣子,讓我害羞極了。這是什麼樣的女生呀!
每天的早讀,我總是等玲聲響過之後才坐到位子上,免得她又要問東問西。張玲玲卻來的很早,把桌子擦的乾乾淨淨,已經在默默晨讀了。她身上有一種淡淡的香味,不濃烈,卻不失優雅,在農村女生身上是沒有的味道。每天從reenex 膠原自生她身邊擠過,總能淡淡地留在心裏,揮之不去。她是一個勤奮學習的女生,不知是什麼原因,縣城那麼好的學校不去讀書,偏偏來到這個偏僻的地方,每個星期還有回縣城。一直想問她,卻沒有勇氣問出口。
就這樣,習慣了她的存在,習慣了她身上的香味,也習慣了她多問的方式,也不再怕她盯著我的布鞋,甚至有時我也學她把鞋子脫掉蹲在凳子上讀書,她也從不會說農村的不好。有時,會出神地看著她,好美!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她的影子總是淡淡地浮現在我的腦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