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背著希望上路

Le 28 novembre 2016, 05:25 dans Humeurs 0

這是一則猶太人寓言故事,猶太民族是一個善於背著希望上路的民族,在他們看來,希望是前進路上的一面高高飄揚的旗幟,能給人以無窮的力量和勇氣,指引著人們去克服創業旅途中的千辛萬苦。
駱駝媽媽領著一群小駱駝在杳無人煙的沙漠中跋涉,它們已在沙漠中走了好多天,因此都急切盼望著快點見到沙漠邊緣那一抹綠色。
熱辣辣的太陽把沙子曬得滾燙,而口乾舌燥的駱駝們沒有了水。
雖然駱駝是沙漠之舟,但如果長時間地缺水,它們依然會渴死。水是駱駝們穿越沙漠的信心和源泉,甚至是苦苦搜尋的求生目標。
這時,駱駝媽媽從背上解下一只水桶,對大家說:“只剩這一桶水了,我們要等到最後一刻再喝,不然我們都會沒命的。”
駱駝們繼續著艱難的行程,那桶水成了它們惟一的希望,看著沉沉的水桶,每只駱駝心中都有了一種對生命的渴望。
但天氣太炎熱了,有的駱駝實在支撐不住了。
“媽媽,讓我喝口水吧。”一只小駱駝乞求著。
“不行,這水要等到最艱難的時候才能喝,你現在還可以堅持一下。”駱駝媽媽生氣地說。
就這樣,駱駝媽媽堅決地回絕著一只只想喝水的小駱駝。
在一個大家再也難以支撐下去的黃昏,小駱駝們發現它們的媽媽不見了,只有那只水桶孤零零地立在前面的沙漠裏,沙地上寫著一行字:我不行了,你們帶上這桶水走吧,要記住在走出沙漠之前,誰也不能喝這桶水,這是我最後的命令。
駱駝媽媽為了大家的生存,把僅有的一桶水留了下來,每只小駱駝都抑制著內心的巨大悲痛出發了。那只沉甸甸的水桶在駱駝背上輪流傳遞著,但誰也不舍得打開喝一口,因為它們明白這是駱駝媽媽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。
終於,駱駝們一步步掙脫了死亡線,頑強地穿越了茫茫沙漠。它們為能夠活下來喜極而泣的時候,突然想到了駱駝媽媽留下的那桶水。

搖落秋寒,與你淺笑而安

Le 14 novembre 2016, 05:15 dans Humeurs 0

如若,微涼的指尖,可以撩起你唇邊的笑意,大可依著習慣,把你的期許,我的夢,遙遙掛在雲端,等到西風漸瘦,陳舊的詞沒有了纏綿,行至水窮處,你會發現,依然有愛在季節裏,隱約可見。
釋迦牟尼說,伸手a型肝炎治療需要一瞬間,牽手卻要很多年,無論你遇見誰,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,絕非偶然。生活,總會給你一個不期而至的溫暖,一如薄薄的晨曦,讓我可以微微地靜坐無言,即便有涼涼的濕意,亦阻擋不了心事的蔓延,細碎的黑白小字,只沾真情百味,不懼歲暮天寒。
與你相識,已有三年。或許是註定吧,那個落葉斑駁的秋天,你悄然走進我的世界,我緩緩落入你的心田。最期待每日裏,你在,我在,笑著互道早安,涼涼的夜,卻有無限暖意,從南方穿越到北國,再到夢裏面。在光陰的走走停停裏,相伴走到今天。
這個秋,有你而變得色彩斑斕,我呢?撚著沉甸甸的筆端,苦思冥想卻不知道,在你生日來臨之際,該用什麼樣的語言,什麼樣的水色,去落筆“愛”這個字眼。
白落梅曾感言,所有相遇都是HKUE 呃人久別重逢。無論季節怎樣更迭,我都感激,這一程青山綠水的遇見。這一生,最怕的不是你不存在,而是有生之年,我都無法抵達你身邊。
秋,叩響了夜晚的門環,聲聲入耳,仿佛一夕之間,水色瀟瀟,晚霞相應成老月一彎。雲朵靜默不語,穿梭在低低的屋簷,心事尚在盛夏的餘溫裏躊躇,轉眼,已然有了深秋的清寒。搖搖晃晃的舊時光,也隨了季節的召喚,流淌成一首平仄的韻律,憑添了幾許傷感,等著有緣人,在月下一一拾撿。
無數次幻想著,某一天,穿過春的孤獨,走過夏的青綠,在一枚秋葉裏,寫下我小小的心語,將繾綣如水的溫柔,盈盈綻放的如初,一併封存,算是給你的信物。等到我們,老到哪里都不能去,就尋一靜處,搭涼亭,種花圃,一茶一書,摘紅,采綠,與你朝夕相對,深居簡出。
當一枚葉,悄然飛舞,我知道,那是4G 數據卡嫩綠幾經歲月的洗禮,剛剛有了一點點微黃的色彩。若有一天,指尖的山水,可以把嫣然明淨的筋脈,清晰而靈動地連載,那麼,我會等,等陌上你來,將時光深愛。
每一個秋日裏,都有一段時光靜好的等待,等雲朵莞爾一笑,把記憶留白;等秋風又起,初心未至,卻明亮了雲臺。等舊了思念,等舊了徘徊,等到有一天,寫下的字被落雪覆蓋,到那時,開窗是婉約的音韻,關窗是情深似海。

秋夜思

Le 7 novembre 2016, 05:23 dans Humeurs 0

在這初秋的深夜,似乎感覺有些無聊,閑坐在床上,隨手翻閱著一本散文集,偶爾轉身望眼這窗外的天空,是那樣的漆黑,遠處的景物都隱藏在了這深黑色的搜尋引擎排名夜幕中,從窗戶透出的光照在近處的樹上,在地上落下了許多模糊的黑影,還有隱約可見的水跡,靜靜地訴說著這是個多雨的季節。這兒的秋有時給人感覺是那麼的寂寥,只要走進了秋的季節,太陽也是那麼的難的一見,總是一連好多天的陰雨,伴隨著的常常是若有若無的細雨,這兒的欣賞自己秋天不用細細品味就會引起莫名的愁悵,似乎在給人們訴說著一個又一個憂傷的故事。晴天是那麼的難的一見,讓我都有點想念陽光的味道。
目光回到書上,看著這些文字,逐漸的模糊起來,目光散落,空白的眼神,有所想亦無所想的發呆,只任時間從身邊滑過。喜歡就這樣靜靜的坐著,將落滿塵埃的心打掃打掃,或拿起筆寫些文字。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從我寫的東西裏總能感到一絲的憂傷,我常常笑著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只是想寫了便寫一些,沒有任何的自然療法目的,也沒有任何的刻意,很平常的,只是喜歡用文字去書寫心情。雖然知道自己寫的很爛,但還是想去寫。
目光又聚集在書裏,卻感覺到了一絲的睡意,便合上書,望眼這窗外,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又下了起來,聽著雨聲,猜想著今晚我的夢中會不會也有落雨……

Voir la suite ≫